老酒鬼

本命无,墙头三天一换,谨慎关注

如果你喜欢真是太好了
可以叫我酒鬼 随便啦名字这个能用就好

才意识到打fbj我的输入法已经不会自动显示了赶紧来挽回一下

宝贝儿来你跟我聊聊,干嘛骂人呢

只是额头的话也不是不能商量

然后发现还是被骗了回来鞭尸

————————————————————————————
关于关注我的d5圈的朋友们

差不多要回冷圈溜达了,d5还会转悠,可爱的游戏小主播们也都还会看,不过产出应该没什么,取关可以安排上了。很开心被大家喜欢,但说实话绝对算不上什么厉害的人,没什么技术上值得关注的地方。自知之明还是要有的。爱上被很多人喜欢的东西是浩浩荡荡同游一程的幸运,爱上还没有被很多人喜欢的东西是小小又延绵的情调。

那再见啦,寻求乐趣的人总会第二次偶遇。

——————————————————————————
关于废话和想跟书友们愉快讨论的

在发现能娱乐自己的东西越来越少之后我终于开始尝试精确打击。什么样的作品能娱乐人?人该怎么更精准地讨好自己?

我的热情维持期比较短,一般补完作品三天之内就没有兴趣了。上一个堪堪维持了一个月的是d5,上上个是史坑。这两个八百竿子打不到一起的圈子其实很相似:不是官方在娱乐我们,是我们自己在娱乐我们。

d5只是给出了一些建模和人设,基本氛围,还有一个至今没讲明白的主线故事。由此为基础,一切人物性格的深挖刻画和衍生情节,都是自作多,呸,自我感动。

就像我之前写的,凹凸,全职,阴阳师,国内很多很多热圈,说白了非原耽的一切耽美向二次创作都是如此。没有顺理成章的恋人,幻想中理所当然应该牵在一起的手并没有相互触碰的正当理由。甚至不说感情,你喜欢的克利切和我喜欢的克利切可能差了一个厂长,而官方一个剧情推进又同时打了我们两个人的脸。

这和我理解的史坑多像啊。我不相信时间也不相信撰写历史的笔。我喜欢的是梦里的大英雄,背对着我面对着千军万马,披风在马蹄踏过的风里呼啦啦的响。他只是恰好和历史上哪位名士撞了名字。

我喜欢这种聚众的自我娱乐,我也知道参与者都是正常的,大家颇为默契地虚假狂欢。聚会上交杯换盏,情真意切,下了酒桌房门一关,各自清醒。

为什么呢?

因为当外物已经没那么容易刺激人的时候,意淫就发挥作用了。

六七年前我点开妖尾新一话时激动到手指发抖,昨天我看着hellsing的boss战想一会点炸鸡要不要加蜂蜜芥末酱。大脑刺激的叠加注定会导致麻木,于是人只能不断追加更多。从文字到图片,图片到视频,视频到3d,3d到vr。圈子的道理是一样的。当类似的剧情和人物不断累积,脑袋里已有的渐渐扩张,未知的不断减少,到最后发现最能娱乐自己的成了自己,创作就此萌芽。

这些以意淫为基础的圈子,就是它所提供的基本信息有很大发展空间,人们接踵而来,圈上一块地开始捏造宇宙。

可我总归是有不切实际的感觉,总归是会尝试找寻完全外来的故事里有没有还能感染到自己的那个。

进入了这个阶段正常娱乐确实开始无趣。偶尔电影小说歌剧之类会带来一瞬间的头皮发麻,但持久性太短,甚至赶不回家拿起笔,情绪已经从中抽离了。上一次足够持久的,完全从外而来的刺激感,还是高二的时候看贩罪看到天一向月妖娓娓道来第一到第五王国漫长又短暂的发源和灭亡。我从小学六年级到高二一直在写小说,不同题材,写完没写完的,笔记本十来本是有的。以这时候为节点我没有再尝试写有完整独立世界观的故事了,因为感受到差距,因为还有太多需要学习的东西和需要思考的事,因为我笔下这个故事写出来怎么看都和一部网络小说差了太远,因为它不足以带来贩罪给我的震撼。

贩罪有缺点吗?有,当然有,很多。单薄的女性形象,屎一样的感情线,三渣对自己价值观和道德观的迷之自信,并不出众甚至有时候突然导致出戏的文笔,主角身上总带着作者直接传送来的自恋,最要命的是有时候明明很精彩的设计,也不是看客观过程就看不懂,一定要掰开揉烂再说明一遍,精妙感瞬间变成小孩子的邀功:看,我多聪明。

不好意思爱之深责之切,不是故意的,路漫漫其修远兮。

但它精彩,毫无疑问的精彩,甚至说精彩绝伦。人物的设计极端到底一以贯之,剧情永远在给人惊喜和给人极度惊喜中来回切换。说到底这个故事的魅力来自于想象力和思想,当一个人尝试写故事里每一个支线都不用古往今来任何一个套路的话,这个故事的最低水平也会是“古怪到让人忘不掉”。

几年过去,我渴望一个新的刺激点,就像磕了药一样恍惚不得终日。然后三渣踩着七彩祥云来了,放弃了原来讨喜的叙事模式和大热ip,找回放置贩罪的小小角落,大笔一挥,把tbc盖在了end上。

于是我捧着欢喜和爆米花,坐在荧幕下面久违地观赏他人的故事。

是蠢秋和老冰雪的一败涂地鸭!

其实蠢秋是我看的d5第一个主播,现在也是看得最多的。我第一张同人早在四月,画的就是蠢秋的大红袍魔术师(要是中间不爬坑说不定也能打到很厉害(不秒死)的程度??可恶)

s感觉现在很多热圈都是这样的:

直男策划/作家/画手/编辑作品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偶然戳中了同人圈g点

太太开始产粮扩大受众

所有人开始自动加深故事深度和角色性格,脑补一出突破天际仔细想想居然真的没什么逻辑漏洞的大戏

直男官方:不好意思你们想多了

太太:你刚出的剧情逻辑不通!狗屎!
官方:??

所以不管怎样画小鲜肉这两个大猪蹄子在我脑袋里永远长这样

小绅士看过一场马戏。新来的小丑钢丝走得摇摇晃晃,让人看得有点担心

至少我还有最后亲吻你的时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