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鬼

本命无,墙头三天一换,谨慎关注

如果你喜欢真是太好了
可以叫我酒鬼 随便啦名字这个能用就好

我读过太多这样的故事啦。

第一章是一场猝不及防的相遇。一切都还没有成型,几个大男孩愣头愣脑撞在了一起。可能在学校,可能在游戏,可能在任何一个网络平台,可能在聚会里一个擦肩,鬼使神差地回头看对了眼,于是死乞白赖要到了谁的微信。

有趣人的总会喜欢有趣的人,他们的生活开始轻微交织。现实不像动漫美剧极端,人要温和地在世间讨生活,可爱的习惯只是在无意间稍微流露就足够被人喜欢。于是很多人看见了他们故事的起始 ,将贫乏生活用不出去的一点兴趣和喜爱加在了他们身上。

故事慢慢发展,角色成型。固定的几个人在生活的某一部分聚在一起 ,越来越熟悉和默契,开始有点幼稚地叫对方“兄弟”,开带点粉红色的玩笑。有趣的本身和环境的偶然造就了很多欢乐,而快乐是会传染的,被感染了快乐病毒的人戒不掉瘾,滑进巨大染缸,将生活加上你们的色彩。

理性告诉我这只是你们生活中开始不久的百分之一,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你们有相处了更久,更性情相投的朋友。感情却总煽动我的情绪,说你看,即使在人们挽着爱人的手走上红毯的时候 ,也可能不过相识一两年。

故事要是在这完结就好啦。

可作家和生活都是混蛋,觉得一直快乐的故事不能成为经典,要是没点跌宕起伏,简直不能称其为故事。

于是冲突和矛盾在一个节点上突然爆发,也许来自环境,也许来自自身。纠缠许久后再也坚持不住,发出巨大而闪耀亮光的篝火被风一吹而散,满地火星因为分开相互伤害着慢慢不再发光,再也照不亮那么多人的欢乐。喜欢你们的人开始伤感怀念,十来天一个月一年的以前倒不回去 ,发生过的情节没有剪切掉的说法。

我总在思考这时候男孩们在想什么。没有的也不过是很多很多“兄弟”里几位,还有一些切实利益。我不觉得大家会有别人幻想地难过,也不应该有。如果你们不能快乐地在一起,一定要各自开心。

而自己也不算矫情的人,想得开到想得开,但总有什么有点硌着不舒服。想想该是你们每次半开玩笑地说“兄弟就是一直是兄弟”这种直男保证的时候,我应该是当了真的。   

情节弯弯绕绕地向前走,大多数的男生们都慢慢找到了另外有趣的人选,几条支线发散向前,各自安好,永不相交。当然也有少数人扛过了生活这个狗屎作者,聚聚散散,最后又兜着转着回到起点看对眼的聚会,回望一眼,追上去加回了被自己删掉的微信。

如果照亮过我一段生活的光亮能再聚合,我自然是欣喜若狂的。如果不能,我也不会希望这段故事从未发生,你们错过了那场措不及防的相遇。

不过偶尔也会想想,笔尖提离纸,字一行一行退回,故事书封面凹陷的书名重归平滑。那会怎么样。

小up主在网上先被另一个朋友吸引,做起一款不叫minecraft的视频

头顶插着旗子和背后披着红披风的两个小人在数以万计的游戏里擦肩而过

屠榜第一的屠皇干净利落地抬腿,一脚踩碎了眼前的板子。等过了缓冲时间再抬头,刚刚的人跑远了。

          

            

评论(2)

热度(112)